堆文处,不常上
錦戸くんが大好き(´д`・)!

【靖苏】懒云窝 完

前文走tag比较好找,无逻辑全是bug
因为各种丢了三次文稿我已经忘记结局是啥了………拖的非常久了真的非常抱歉!本来就是打算马上完结的单纯的小甜饼!希望各位看的开心就好!
 
 
 
萧景琰被拉出去后再三思索仍觉有所不妥,再怎么说在宫里随意动手不是什么小事。不论什么人以什么理由邀请霓凰,能发展到如此严重的地步也是不易。
恍神间梅长苏已经不见了,他的脚步在思索中也没有停下,以梅长苏的脚程肯定比不过他,应该走在后面,飞流也跟着应该不会出事。干脆定下心来在路边挑起零食,等梅长苏赶上来。谁知等到暮色将近也不见两人身影,萧景琰急忙飞奔赶往苏宅却得知两人并未回来。
还未逗留多久就见飞流手里拿着糖球从墙头翻了过来,询问了半天,支支吾吾地也道不出他的苏哥哥到底去了哪里。只知道在半路被一个黑衣人带走了,苏哥哥叫自己不要担心,还给自己塞了点吃的,飞流虽然有些警觉但从黑衣人身上并未察觉出危险,就轻轻点了点头。
苏宅的人听后都一副了然的样子,劝这位心急如焚的靖王先回去休息,隔日定把完好无损的梅长苏送上。
萧景琰就算有所顾虑也只好暂时压下,把战英使唤走后独自一人在地道里坐了许久。
 
三更刚过,天还未亮。萧景琰就冲到苏宅,不过除了守夜的人,似乎都还未起。
“你们宗主呢?”
“还……还没回来………”
萧景琰一听便怒上心头,双拳差点就向那侍卫挥去。
“你们宗主那身体你们竟放心让他在外面过夜?看来梅长苏这些年可把你们养坏了!一个个懒散的!”说完便头也不回地翻墙回去了。
上完早朝,仍未消气。大臣们都在奇怪一向冷静的靖王怎的今日一副跟谁都过不去的面孔。誉王本想上去调侃几句却被对方一个眼神给瞪得吓了回去。
“不对我在怕谁啊?萧景琰?呵笑死了。刚才肯定是看错了,看错了。”
萧景琰越想越气转头干脆进宫找母妃去了。在半路就听见里面传出母妃的笑声,周围也没有什么侍女在。
“母亲这是怎么了怎的笑的这么开……心”
刚进门就看见了坐在一旁的梅长苏。
梅长苏见进来的是萧景琰,也没有行礼,就挥了挥手打了个招呼。
“苏,苏先生怎么在此?”
“来找静姨聊天呀!”
“静姨??”萧景琰瞪大了双眼望向自己的母亲,静嫔就回了一个眼神,冷静地喝起了茶。
萧景琰再一个震惊的眼神望回梅长苏,谁知那人还是一脸笑意,笑得他慎得慌。
“所以就我不知道吗?”
“不,霓凰比你晚知道,你不是最晚的,放心吧景琰。”
“好啊好啊,好一个林殊啊!”
萧景琰想骂个人,话刚开头,刚酝酿好气势和情绪,那边梅长苏就开始咳起来了,咳得上气不接下气满脸通红。萧景琰怕他喘不过气,瞬间就蔫了,立马给梅长苏顺起气来。
静嫔在一旁憋笑快憋坏了,心想着这两孩子还是那么好玩。
这么一下萧景琰的气漏完了,垂着头坐在梅长苏旁边。
“你怎么进来的?”
“从正门进来的啊,那不然呢。”
看梅长苏一副不想正面回答的样子,萧景琰也就不问了。
“唉是卫铮带我翻墙进来的,最近皇宫的守卫真不行了啊,一下就进来了。”
“诶卫铮?是我知道的那个卫铮吗?”
梅长苏觉得逗萧景琰可真的太好玩了。
“景琰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吧,附耳来。”
“什么?”
 
“夏江死了。”
 
萧景琰惊了,堂堂一悬镜司首尊怎会说死就死了。
看着萧景琰瞪大的双眼,梅长苏继续说道:“是我干的。”
“确实要想干掉悬镜司首尊并非易事,但若是聚集琅琊榜几大高手呢?虽那榜首并不是我大梁人,但蒙大哥好歹也排第二。夏江自然也是大胆,身边不带一个护卫就这么回京了,也是……谁会想到有人敢在京外谋害他这个首尊呢。
“悬镜司是否真的中立,那个老皇帝糊涂,我可不糊涂。谋害赤焰主帅林燮,害得七万赤焰军怨丧梅岭,又害得大皇子……当年谁最恨祁王,又有能力做得出这种事情的人不也是一目了然吗。
“皇上他其实自己也明白,但是这事已经闹得太大了,关乎他的颜面,便绝不会给任何一个翻案的机会。正是因为我想通了,所以我才想不通,何必去拐弯抹角办事。夏江已灭,夏冬姐姐那里也说清楚了,现在夏江突然身亡,皇帝肯定会有所怀疑。
“我就制造一个假象,让所有人都以为夏江是因为赤焰旧案,亡人入梦,终心有愧疚自杀身亡。再将写满罪错的血书交给那皇帝,就算他真的不相信夏江会这么做,也得信!”
萧景琰被这一连串搞的一愣一愣的完全反应不过来,“等等?夏江这么自杀确实没人会信,悬镜司竟然不是只信拥朝廷的吗?血书又是?就夏江而言他绝不会写这种树罪的东西,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梅长苏顿了顿,缓缓道:“夏江确实不会写,所以是我伪造的。”
“什么?伪造??”
“没错,就像他当年让人模仿聂锋大哥的字迹写信一样,我也只是依葫芦画瓢,也让人模仿了他的字迹罢了。”
“聂锋来的信是假的??”
梅长苏见萧景琰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的样子不禁哑然失笑,“悬镜司一直是誉王那边的人,这事我以后慢慢和你说,反正有的是时间。现在夏江的‘遗书’应该快送到皇帝那儿了。此事宁国侯府可没少参与,连着可以将两人一起端了。加上我在朝中暗插的势力相助,这案是他不想翻也得翻了。”
“景琰。”梅长苏歇了一会,直直地望着萧景琰的双眼,“虽然这事可能有些突然,但我毕竟也准备了十年之久。你可………你可愿意信我?”
萧景琰听这话就急了,“我怎么可能不信你!加上翻案本就该是……”
梅长苏握住了他的手,摇了摇头,说道:“好。”
  
 
多年后,百姓也只知道多年前的冤案被翻,朝局大变,现在盛世清平,一片繁荣景象。以及偶尔出现的两个人玩闹的身影,像很久很久以前那样。
 
 
FIN.


评论(28)
热度(162)
© 一点也不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