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处,不常上
錦戸くんが大好き(´д`・)!

【鷇梦】论如何成为一名相配的恋人之染发篇

*本篇cp大概有鷇梦剑冰漠御钗镝,注意避雷

*ooc

阿啾背锅

 

 



素还真最近不在家,屈世途看着满桌的账单,直愁无人可报销。琉璃仙境被拆了又拆,炸了又炸,那边的不动城也被人强拆了,还好有先见之明造了七座城堡,现在正忙着搬家。这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现在素还真不回来,账单就没人付……

屈世途几番周全之下,研究了苦境百姓当下所需,最终决定开了一家理发店,名为一线生天。


罗浮山上,鷇音子也是满目愁容,眉头紧锁,望着丹炉寻思着有什么方法可以让自己头发变黑。近来三余无梦生也不知道怎么长的,满头白发越生越黑,也更加柔顺亮丽。相比之较他呢,最近忙着炼药卖药养家糊口都没怎么好好护理,连分叉都有了。跟三余无梦生走在一起总让人感觉是老牛吃嫩草——当然无梦生不会这么想。毕竟武林这么大,无奇不有,按实际来算三余无梦生说不定还比他鷇音子大。鷇音子就是太老成了一些,容易面部神经僵硬而已。

鷇音子嘴上不说,心里却是有疙瘩,又不好意思去向时间城借个逆时计也来这么一遭。只好每天闲下来的时候研究研究丹药,看有什么办法能让自己头发变黑了。

三余这几天也忙着教导他那几个小徒弟,人也显得愈发年轻起来。

这样的趋势不太好。鷇音子暗道。

直到小狐拿着一张写着“xxxx染发店 三分钟包你改头换面”的传单跑了进来。店名什么的都不是重点,寥寥几句店内经营的业务吸引住了鷇音子的眼球。


屈世途的店里来了第一位客人,来者身着玄色道袍,双肩有淡蓝色的绣花锦布,又披绣有梅花图样的轻纱,拂尘随意地挂在肩上,好不道骨仙风。伴随着进来的还有一股丹药味。

屈世途用三秒迅速辨认出来者画风气息,双眼一亮,心道可以不用开店了。

“素还真,你可来了,还是你心疼好友我,来来来这是这几天的账单你看看……”

“前辈在说什么?在下丹华抱一·鷇音子,并非素还真。”

屈世途再定睛一看,好像还真不是,全身围绕的气息挺像但气质略有不同。屈世途有些伤心,但还是强作精神迎了上去。

“抱歉你和我一个好友真的很像,不过他没有你那么帅气就是了,况且他最近失踪,令我着实有些担心。不对不对扯远了,客人倌来是想做什么?”

“护理,染发,要全黑的。”

屈世途看了看他满头的飘逸白发,疑惑道:“全黑的?”

“没错。”

事后,鷇音子摸了摸自己新染的没有分叉的黑发,嘴角不自主上扬,足下生风便往非马梦衢去了。却没有注意到门外一人书生模样,身着蓝衣,轻笑一声合上手中折扇,转身就不见了踪影。



在第一个客人走后,屈世途本以为又会闲好一阵子,谁料突然有人群蜂拥而至,差点挤破了他的大门。这钱还没赚可不能又赔了门的钱。幸好小狐和小鬼头正好回来帮忙。

“你俩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屈世途边招呼客人边问道。

“鱻生在和人吵架就叫我们先回来了。”

屈世途听完也没太在意,他只知道这两个小朋友在一个人门下学习,却也不知这位鱻生是何人。



三余无梦生这日刚想教导三余幼儿园的小朋友们要诚信,就看见鷇音子顶着一头乌黑的秀发,一脸没事人的样子就走了进来。三余第一眼还差点没认出来,不过两人作为果实的各自一半,自然有所灵犀,略微思索,想到小狐刚才来时手里拿的传单,再加上鷇音子最近不正常的举动,事情的起因经过便一目了然。

无梦生倒也不是生气,就是急鷇音子这种憋着不说的性子,他都不在意,结果那人竟是去染了发。想来苦境这么多年来发生了这么多事,素还真又何尝被旁人言语给击败过。非议二字太过轻易,所以选择承担。到了鷇音子这儿倒是快被恋爱冲昏了头脑,会不会是被圣魔元史教坏了……

三余无梦生看不下去,顺手就挥起了白羽扇。

“天华怒雨!!”



整个苦境大地莫名卷起了一股染黑发的狂潮。不管男女老少都跑去屈世途的店里染发,并且不染别的就只染黑的,似乎成为了一种新型潮流的体现。

“绝尘,不如你也去染个吧?现在挑染不流行了耶。”

漠刀绝尘放下手中的叶笛,看了正在烤鸡腿的御不凡一眼:“你怎么不去染?”

“耶~”御不凡将手中的鸡腿往漠刀嘴里一塞,也不管他熟了没,“像我这么帅气的人换了发色可就不好看了。”

事后,吃坏肚子的漠刀绝尘被御不凡以去看大夫的名义,拉去店里染掉了原来的挑染。

另一位挑染患者冰无漪也很是伤脑筋。

“寒酸布衣,你说我是染还是不染呢?”

“随你,别不小心把头发剃了就行。”

“哈哈哈乌鸦嘴你别咒我!我就是去染个头发怎么可能会把头剃了呢。”

次日中阴界各人见到了染发失败并且少了刘海的冰无漪。



“北戏台那两个唱戏的也去染发了耶,不如我也去染个……”

“自从那天公开亭贴了告示之后我就去染了,瞧我这头发还真不错呢。”

“咦什么告示我怎么不知道?”

“就是素贤人代言的黑发广告呀,走走走我带你去看,素贤人换了个黑发真是看上去年轻了几百岁,于是大家就都去染发了,谁不想年轻呀~”

几周忙活下来屈世途可谓是腰酸背痛,不过数了数收益倒是可以还债了。那天数钱太兴奋了好像还不小心把客人的头发剪了,不过后来都没有找上门来应该没事吧?

本想着既然钱够了还多多有余,可以出去度个假犒劳自己,就此关门歇业也罢。谁知客人是源源不断地来,根本无暇关门。小狐和小鬼头技术不够,不敢放他们去做。

“掌柜,我想把头发染回来。”

耶?

众人一齐看向那个与众不同的青年,竟然想染掉他的黑发。青年肩上还坐着一名孩童,把玩着拂尘,不顾众人投来的目光,甚是随意地又开始把玩起青年细腻的发丝。

鷇音子方未接下无梦生一招,确切的说是对面那人还未施招结束就双手一松,羽扇落地,人直直向前倒去。鷇音子一个大步向前,还未接稳倒下的人,就见眼前之人活生生变成了孩童模样。鷇音子担心无梦生是被他气的才变成这样,急忙赶去想把头发染回来。

“不必担心,这只是逆时计的作用罢了。”

屈世途帮鷇音子染回去后,一直在观察那位小朋友熟悉的漩涡眉,此时又走来一位蓝衣青年,文雅地合上手中折扇,温和地说道。

“啊,忘了自我介绍,在下有生之莲解锋镝。”

又是漩涡眉,三余无梦生和鷇音子双双眼神一凛,明白对方心中所想,也不开口说话。

“素!还!真!这下是你没跑了!”屈世途想要抓住解锋镝,却被他巧妙地躲过了。

“耶?劣者得了千日之忘,虽然经常有很多人这么叫我,但我不知道你们说的素还真是谁。劣者现在名为解锋镝。”

千日之忘是真,此人是素还真无误,也不好意思问他要债,反正现在账单都还清了,罢了罢了。屈世途悻悻然继续手头的工作。

好生气哦还要保持微笑。



“啊……”

“诶小钗你不用去染啦,白发的小钗最帅气。”

“啊,啊。”

“不不不,你怎样都最好看。贴那告示只是一种营销模式啦,不然怎么帮好友招揽客人赚钱。”

“啊,啊?”

“忘了谁我也不会忘了你的(亲)。”

「所以你就是不想给屈世途报销费用。」叶小钗忍不住说道。

“是的没错。”解锋镝一脸正气地点头。

四智武童表示没眼看,骑上鷇音子新买的孔明车咕噜噜就去罗浮山了。






2016-06-13
 
评论(1)
热度(47)
© 一点也不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