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处,不常上
錦戸くんが大好き(´д`・)!

【钗素】“珍爱生命 少吃甜食”

题目和内容无关【【【

好友吾来迟了QvQ @札二 好好爱护牙齿顺带儿童节快乐么么哒!

 

 

入夜,夜空中透露出一丝诡秘的黑暗,无星无月,无风无雨。叶小钗心生疑虑却不多言,是不敢言。花非花如今行动不便需有人照料,不宜再染上武林风波。叶小钗提高警戒,手上动作不停。化树枝为刀剑,起落无凭,留下一抹抹残影,在空气中划出痕迹,刮得树林飒飒作响。一招一式吟得属于他的刀的声音,直逼地悟剑声节节败退。

悟剑声也不放松,一个侧身翻转扬手挡住来者一招,却被随风而来的强大劲气击退半步,便顺势借力运气向前反击……叶小钗蓦地心悸,竟是全力运功直逼悟剑声喉咙,还好树枝不能承受如此巨大压力,在距喉咙三分处应声而断,静静地落到地面。

“曾祖父……”悟剑声因伤声音有些沙哑,还好并无大碍,倒是有些担心叶小钗今日的异常。因元生之玉的缺失,叶小钗不得言语,摇了摇头以示无恙,上前查看了悟剑声的伤势,所幸也只是皮肉伤。

二重林再次恢复了平静,静得让人毛骨悚然,忽的树林中卷起诡异的狂风,风向不定,忽南忽北,摩擦出类似鬼神哀戚的哭嚎声。二人都做好了近战的准备。只见叶小钗扬手折枝向一方投去,一封红色书信赫然被钉在了树上。

——速至琉璃仙境

叶小钗认得出素还真的字体,清隽却是遒劲有力,入木三分。素还真有一种执念,总要把每个字的一笔一划写得透彻。

所以这是屈世途的字,而非素还真所写。

素还真有求于他时向来不会请他人代笔写信,叶小钗心底的担忧愈发浓烈,不留只字片语便化光冲向了琉璃仙境。

 

翠环山依旧是一副飘然物外遗世独立的模样,不过他这次没有欣赏风景的心情,直直冲到了五莲台。眼见素还真完好无损地坐在石凳上,手里把玩着瓷杯,他便心安了。

“叶小钗,你来了。”

首先发声的是屈世途,端着茶壶一脸无奈的样子,衣服上隐约还有未洗净的茶渍。素还真看都没看他一眼,依旧玩着手里的茶杯。叶小钗开始以为武林又有什么苦恼事扰了素贤人,现在却也觉得就有些不对劲。

「素还真。」

想要尝试心音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苦境第一的素贤人失智了,原因不明,不知是否是因为上次彩绿险磡的绿丝未除尽,病情复发。屈世途表示要带两个小鬼已经很辛苦了,不想再加一个素还真。

这才几天的功夫,每次吵着要喝茶,泡完了就把茶水全倒我身上,青衣给我做的新衣裳全弄脏了洗不干净,这又快入夏了,最近还整天下雨衣服都不干,不带了不带了,我要回魔吞不动城重新造房子去了。顺便带走了喜欢捣蛋的小狐和小鬼头。

留下了一脸不知所措的叶小钗。还好现在的素还真不比上次,不喜欢乱跑,不然这么大个人还真不好弄。

刚送走了屈世途,叶小钗还没庆幸完素还真不会乱跑,人就不见了,连忙急急跑去了玉波池,他有预感素还真会去那儿。果不其然,素还真不仅在,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多了一个大水缸。

“啊——”危险。

素还真不知是听得懂还是听不懂,举起双臂就将水缸扔了过去,叶小钗以为他是要玩抛接物的游戏,于是伸手就接,不出意外被缸里的水湿了一身。对于素还真,叶小钗向来就有百分百的耐心,于是他不顾对方的反抗就把素还真从水里捞出来,绑在琉璃仙境的石柱上。

素还真也不是好惹的,挣扎着差点就把柱子给拔起来了。要是屈世途回来发现新琉璃仙境又被拆了估计要疯。

叶小钗本想从素还真那儿找件干衣服换,但是看见衣橱里全是粉色系的衣物有些踌躇。听闻素还真之前在时间城住了一段时间,回来后穿衣风格就发生了巨变,连带着翠环山也换了一个风格。穿素还真衣服的计划失败了,心里有点小失望,叶小钗只好动用内力把自己烘干了。

那边的素还真已经快挣脱绳子了,糊弄着连莲冠也掉到了一旁。一头雪白银发凌乱地洒在肩头。先前怕人跑了,叶小钗绑的有些紧,在素还真的挣扎下勒出了淡淡的一道红印。叶小钗有些不好意思,小心翼翼地把绳子解了。眼见没有束缚的东西,素还真拔腿就要跑,还没行动就被人一把抓到了怀里。叶小钗温柔地摸着他的头,顺了顺那头凌乱的秀发。素还真顿时就不挣扎了,暗地里还悄悄红了脸。
叶小钗掏出一把精致的檀木梳,细细给他梳了头,重新将莲冠盘好。檀木向来木质坚硬,百毒不侵,且有长久的香气,多梳梳对身体也好。这把梳子本是他做来给花非花用的,现在只好先给素还真用了,往后他再做一把。
又不知从哪儿掏出一根红绸缎带,绣着金色的祥云暗纹。一头系在素还真的左手腕上,打上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另一头绑在自己手上。
「这几天你就跟着我走。」
素还真眨巴着一双眼睛看着他,一对好看的漩涡眉充满着灵性,似要让人深陷其中。
叶小钗无奈,素还真听不懂他的心音了,只好拿了棍子在地上又写了一遍。
素还真歪头想了会,一脚把字踩糊了,蹦跶着就吵着要喝屈阿伯的茶。叶小钗摇头不允,那人竟直接躺在地上耍起了赖,完全没了素还真的样子。

屈世途刚坐定,准备和不动城众人讨论一下晚餐吃什么,这凳子还没坐热,就看见叶小钗抱着一个灰扑扑的素还真进来了。
叶小钗觉得他需要一个翻译。
“苍……叶小钗你怎么来了,素还真这是怎么了?”刀猿刚将话问出,就收到了卜相机关投来的眼神暗示。
「我想找一个翻译。」
“可……”银豹一爪子拍开了燎宇凤放在他腿上的手,刚想答应,也收到了不知从哪儿发出的,带着一点威胁暗示,“可是我跟燎宇凤待会还要研究新的阵法可能帮不上忙。不如你去找找非非想,说不定他能治好素还真。”
叶小钗点了点头,重新抱起刚才被他安置在椅子上的素还真,走了。
“诶诶诶怎么这就走了,我想吃糖,你们有糖吗?”
不动城众人围坐在长桌边,一阵沉默,只有无言的叹息。良久,不知谁从角落里冒出一句话:
“晚上吃烧饼吧。”

非非想毕竟曾是黑海森狱的御医,又数次救过中原正道,想必应有办法,谁料到刚走到鬼森林入口处就见立着一块木牌,写着“重整森狱,同玄同太子外出郊游中,归期不定”。
重整森狱跟郊游有啥关系???
夜色正浓,伴着习习凉风拂过耳边。背上的素还真似是睡熟了,倒在他的颈窝。叶小钗转脸用鼻子蹭了蹭他的脸颊,轻笑一声,回琉璃仙境去了。

 

“我要吃糖!”

次日清晨刚醒,素还真就拉着叶小钗要出门买糖。叶小钗先去烧了水,给素还真洗了脸吃了早饭才肯带他出去。

街市上人头攒动,不乏清香白莲素还真的脑残粉,叶小钗千叮万嘱他别乱来,写了一页又一页的纸也不知素还真看懂没。卖麦芽糖的老板一看是素还真来了,二话没说塞了一斤的糖也没收钱,叶小钗还没接手,就被素还真不知藏到哪个乾坤袋里去了。

遇路奶茶店老板,一见偶像来了直接拉着跑,上了一桌子的菜,当然还有珍珠奶茶。素还真喝得津津有味,可叶小钗不喜欢这味道,喝了几口就推给素还真了。

「付钱。」叶小钗在桌上写到。

却被老板推搡着拒绝了。

叶小钗觉得这样不好,路上遇到买菜大妈,送了一斤青菜;卖茶叶的又送了几斤清茶;路过书摊被塞了几本兰陵不谢花的小黄书……不好意思再收了,只好拉着素还真赶紧走了,以防再碰到什么热情的父老乡亲。

素还真一路上注意力都在手里的糖上,吃了一根又一根。叶小钗看着这样的素还真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不该是这样,为苦境劳苦奔波多少载,换回的又是什么。

待武林平靖……

你还是那个清香白莲,我还是那个刀狂剑痴。

素还真还在吃着糖,又被叶小钗捞怀里抱了又抱,不到天荒地老誓不放手的意味。

“糖,粘到你衣服上了。”

 

夜晚,叶小钗先哄着素还真睡下了,自己这才拿了把刻刀掏出那把檀木梳,一笔一划雕刻出一朵白莲,散发出幽幽一阵荷香。心里还有些小激动……

“叶小钗……”素还真突然裹着被子走了进来,吓得叶小钗将梳子扔到了地上,“我牙疼……”

没牙疼过的叶小钗可是紧张的不得了,不知道该怎么办,眼见素还真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就差没掉下来了,他也只能焦急地来回原地打转。

“吹吹……”

叶小钗拉着素还真让他对着自己坐在自己腿上,捧起脸轻柔地吹了几下。

「叫你吃那么多糖。」

“叶小钗你怎么都不说话呀。”

「我在说,只是你听不见。」

“没关系!等明天一觉起来我就给你治!我可是苦境第一神医!”

「好好好,我的好神医,明天起来我们就先去给你看牙齿。」

叶小钗捡起掉在地上的梳子,用袖子擦了擦灰,偷偷塞进了素还真的兜里。给他掖好了被子,又拿出自己那床被子,两个人肩并肩睡了。

第二天早上,叶小钗发现他跟素还真睡在一床被子里。

 

数日寻找病因无方,叶小钗心念着素还真这样也好,抛却世俗杂念,做个无忧无虑的素闲人也无甚不好。这几日就去找找续缘商量一下吧。

前几日寻了几个折纸的方法,素还真玩的也开心,这几日又找了几本话本,再来还有什么他会喜欢呢?

叶小钗拎着菜篮子走进琉璃仙境时,望见素还真手里拿着那根之前用过的红色缎带,背身站在树下。最近他很听话,就没有继续绑着牵制行动了。

「素还真,我回来了。」

即使知道他听不懂,叶小钗还是会一如既往的说这句话。

“欢迎回来,叶小钗。”

「素还真,你……」

“我也回来了,叶小钗。”

叶小钗知道他回来了,眼中那是属于素还真的光彩,运纳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衣袂翩跹,仙风道骨。

“叶小钗,这段时间谢谢你,玩的很开心,素某只是想吃个糖,也谢谢你的礼物,儿童节快乐。”

「???」

 

 

魔吞众人:老大开心就好

花非花:祖父送的梳子怎么只刻了半只鸳鸯?

叶小钗:…………

四智武童:本体,我的儿童节礼物呢!

鷇音子: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素续缘:听说爹爹出事了,但是溜出去看他的时候怎么还发现他和叶小钗在大街上搂搂抱抱。今年也收到了很多礼物!对了我要不要给小四送礼物……

屈世途:素还真为了吃个糖也是蛮拼的,宝宝心里苦

三余:牙疼QAQ

悟剑声:曾祖父怎么出去这么多天还没给我带儿童节礼物

非非想:被强制旅游心里也是很苦,还是自掏腰包


2016-05-28
 
评论(5)
热度(40)
© 一点也不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