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处,不常上
錦戸くんが大好き(´д`・)!

【靖苏】论碰瓷的正确方式【百日靖苏第五日】

由于期末要考证选课复习补作业肝活动,更新随机掉落,见谅。

*现代au

*题文不符。第一次写肉我竟然这么污。

*ooc预警!高污 可能不怎么好吃请不要打我

 

梅长苏今日还是一如往常的开车上班,他只是一家小公司的普通员工——当然这也只是表面上。作为第一大帮江左盟的宗主,不愁吃不愁穿。但是现在作为一个普通员工,是决不可能雇的起私人司机的。

这条路是通往市中心的最繁华的一条路。还没到清晨八点就已经人流不息,任是谁都休想在这长龙中挤出一条缝隙。所以梅长苏决定每日九点后才慢吞吞的从家里出来,再悠闲地来着他那辆小破桑塔纳出门。车上没有装行车记录仪,毕竟想着这么破的车,碰瓷的人也会知道这车主人不可能有什么钱。

梅长苏不会委屈自己,江左盟的属下们也不会委屈了自己的宗主,车内比外面看上去的要舒适的多。坐垫都改成了羊绒的,既柔软又保暖。梅长苏惧寒,最怕的就是冰冷的皮质座椅。

一年多了,就算他每天上班迟到,仍是可以拿到每月的全勤奖,这令他十分困惑。因为堵车,想要准时抵达公司,六点半就得出门。梅长苏不是不能做到,只是在秋冬季,未露出一缕阳光又带着厚重雾气的清晨实在是过于寒冷,万物都染上了薄薄的一层霜,他的身体根本不能承受。久而久之他的出门时间越来越晚,直至后来发现就算迟到也并不会扣奖金。有如此待遇,又为何挤着早高峰出门的?

 

 

他最近认识了一个人,名为穆霓凰,是路上一所幼儿园的老师。因有次送一个在路上受伤的小朋友而结识的。尽管是名幼教,人却意外的豪爽。

第一次相遇时,梅长苏用他那双不是特别有力的双手抱起那个孩子,抬头后,霓凰有一丝的诧异。

“你很像我的一个朋友。”

说着就接过孩子,上了他的车。

此后的很多次,她都提起这位旧友。学过武术,身如桅杆脚如船,一招一式都精彩绝伦。却又知书达礼,给人无所不知的感觉。可脾气也有点倔,总要将别人的智商贬低了去,还喜欢恶作剧。说着说着,脸上却浮现了悲伤的色彩。梅长苏知道那定是对她极其重要的一个人,便没有多问,只是静静的聆听着。

时间久了,霓凰总喜欢出门时叫上他。他本就喜静,还好霓凰猜的出来,并未叫他去人潮汹涌的闹市街头,而是去僻静的小公园里赏花品茶,倒活脱脱有些像老年人的生活。去的次数多了,也结识了一些老者,说如今的年轻人习惯了快节奏的生活。像你们小两口这样的不对了。

还未等他解释,霓凰就已经开口解释,我们并非那种关系,仅挚友而已。

仅仅是挚友。

 

 

路边有个骑自行车的,深秋,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带着风帽,还围了围巾。骑车的速度不快,却总是能在他遇上红灯的时候追上来。不过梅长苏并没有在意,红灯吃的多了,被自行车赶上也是常见的事。

马上就要到公司了,一个转弯,那辆自行车就硬生生的往车上撞。

结果毋庸置疑。

想必是遇到碰瓷的了,我这么破的车竟然也有人碰,这是饥不择食了吗。

但出于人道主义,他还是下车查看了一下。那名黑衣人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帽子已经摘下了,露出一头清爽的短发。

竟然是他。

 

 

萧景琰新官上任,决定要整治公司的内部系统。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他的公司虽然是小公司,总归会有日益壮大的一天,那么打好基础就异常重要。只是他发现那么一个员工,一天来的比一天晚,到最后干脆每天迟到,这是瞧不起他这个新上司咯?

他叫人事部的继续给他全勤。他倒要看看这个员工有没有羞耻之心。

结果出乎意料,他依然我行我素每天迟到,引起了萧景琰的广泛兴趣。

那人总是穿着最精简的西装,剪着一头碎发,看似亲和却总是给人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不把任何人都放在眼里,这令萧景琰有些不爽。之前迟到早退时给的理由都是自己从小体弱多病受不了长时间的工作,家里还有人在盯着自己回去吃药,不然可就遭殃了。

哼这种理由现在拿出来骗三岁小孩子也不为过,他萧景琰可不是这么好骗的。不过看那人确实白白嫩嫩的,身上还有若无若有的梅香,莫不是跟个女人一样喜欢喷香水?哼,小白脸似的怪不得公司里那么多人传言都暗恋他。

萧景琰掐灭了手中的烟头,长吁一口,顿时房间里烟雾缭绕。看着楼下缓缓驶进来的车辆,那人锁个车也是慢吞吞的真当自己不可一世了。萧景琰已经摸清了那人的生活作息,九点多从家里出门,一条半小时的路能被他开出一个小时来,还是在不堵车的情况下。还未到下班时间就已经准备好了背包,掐着时间就离开了公司。

看着手中的烟头,他本是不抽烟的,只是最近心里总是不安定,或许是想起了儿时的好友,那个呼来直往的像小火人一样的人,对任何事都充满了热情,绝不会浪费一分一秒。随意将手中的烟头扔进的烟灰缸。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告诉自己他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

 

 

“这个,老板你没事吧?”

梅长苏没有多想为什么他会骑自行车来,大概是一种乐趣,不如下次他也试试。不过骑车去上班运动量有点大,家里那位医者肯定会发怒的吧。这副身体的败坏只不过是时间问题,梅长苏自嘲的轻笑,却让萧景琰误以为这是在笑他的大意,笑他的糗态。

他一把抓住梅长苏的右手,那双手节骨分明细嫩白皙,却不像是养出来的,到浮现着病态。没有犹豫将他推到后座上,不由得一丝反抗。

 

粑粑说红烧肉炖久了才好吃

 

他抱着人奔向了最近的五院。门口的护士见了他怀里的人,没有挂号,就带他去了一个特殊的病房。直面阳光,床头摆放着一瓶新摘的梅花。

“苏先生一直都是住在这间的。我去通知家属。”

护士的话并不能打消萧景琰的疑虑。他将人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盖好被子,掩好被角,坐在床边苦思。他一直都很能把持住自己,可是再一碰到这个梅长苏,怎么就……

第一个来的竟然是霓凰。

“萧景琰,就算今天是他的忌日,你又怎么能?”说完突然注意到自己的音量,有些担心的望了眼床上的人,还好人没醒。

“我也不知为何……”

“呵,好一个不知,你敢说你不是蓄谋已久?苏先生他早就身体不好……”

“他当真体弱?”

“这骗你又有何用,人家还不稀罕你的同情心呢。”

推门进来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医生,一双桃花眼,显得风度翩翩。上来劈头盖脸就给了萧景琰一拳。

“病人需要休息,你们先出去吧。”

“我……”

“出去!”

霓凰硬拉着萧景琰出门了。

 

医生拉过旁边的凳子坐下。

“长苏,你早就醒了吧。”

梅长苏的病本就是旧疾,要不是因为别的变故也不至于昏迷。

他缓缓睁开双眼。

“呐,蔺晨,我问你,林殊是谁?而我,梅长苏又是谁呢?”

 

外头的阳光照射到屋内,楼下有着孩童的嬉戏声,本是暖意融融,床上的人却似身处地狱一般不感一丝暖意。

 

 

 

——————靖苏百日活动进行中——————

长期招募可一起参加活动的太太们~

文、画、mv不限

进群需要产粮,产粮需要有污~

群里有很多才华卓越,脑洞大开的太太

一起来交流♂和玩耍♂吧!

我们的群名叫做静日思,你们懂得

群号:518616172

 

评论(40)
热度(259)
© 一点也不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