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处,不常上
錦戸くんが大好き(´д`・)!

【靖苏】傲娇与天真

联文第一发!祝各位猪年大吉!
大概三发一轮
题目是我们聪明美丽又善良的正宫取的



0
小捕快萧景琰最近有些郁闷,钱袋空空。
作为一个不知名县城的不知名衙门的小捕快,每个月能领到三贯的铜钱已经觉得是天朝的大恩大德。
古来捕快便没有俸禄一说,因此造成了吏治腐败,许多捕快乱用捕缉便利,仗势欺人,从中贪取暴利,对百姓横征暴敛,搞得民不聊生。作为捕拿盗匪之官役,本是应缉拿强盗解决案件,自己反倒成为了强盗,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不过新帝上任后便立即下放新政,不仅开始给捕快发放俸禄,还要严厉打击那些贪官污吏。
萧景琰可不是那些喜好贪污腐败的小人,虽然没读过多少书,《石壕吏》还是看过的,只是有时正直到他母亲都觉得他有些死脑筋。先前没有俸禄两人生计都有些困难,萧母乃医女出生,本可做些药用香囊什么拿出去卖卖以补贴家用,也无伤大雅。可萧景琰却觉得不妥,儿子都成年工作了,哪还有让母亲再去挣钱补贴的道理。因此两人生活都紧巴巴的,还好萧景琰平时为人不错,也不徇私枉法,即使面对权威也毫不退缩,从不受贿,在镇上百姓间颇有人气,人们时常送些自家做的小食到萧景琰家,因此得罪了不少权贵也是事实。萧母也会在自家小院子里种些蔬果。
只是这三贯铜钱怕也是不够………


1
近期多地时雨不降,面临干旱,粮食难收。由于此地天气适宜,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灾难,因此许多流民涌入。萧景琰看见了总要给几个铜板让他们去买些吃食。
这不还没过半个月钱袋就空了。
当然其中也有许多趁虚而入的不法之徒,凭着萧景琰呆愣、对流民宽容不追究的性格,混在其中每天讨几个铜板。萧景琰倒也没发现每天都是那么几个面孔。
“大爷,给几个钱吧。”一身着破烂蓬头垢面的男人拉着萧景琰的衣袖不让他走,一只脚拖在后面似是行动不便。
萧景琰摇了摇头,现在他也没钱吃饭要出来讨饭啦。
“啧这小子也没钱了吗。”话音未落,那男人竟站直了身体,麻利地将头发捋到后面扎了起来,“还想今天去赌一把,算了也不差这几个铜板。”
这一幕倒是被别人看到了。
第二天有几个真·蓬头垢面的人来到萧景琰家门口,脸上有着不同程度的淤青,拿着一大袋铜钱。萧景琰以为是流民前来报恩的,忙推辞不肯收。谁知那几个人一脸撞了鬼的表情,扔下钱袋就跑了。


2
听说镇上最豪华的那座宅子被人买下了,萧景琰觉得他该去巡视看看,万一来的是什么顶着大肚皮的好吃懒做压榨百姓的富商可不好了,他可要作梗把人轰出去。至于怎么做,以后再议。
还未将马停稳便看见一着青衫,书生模样的人走了出来,人清瘦得,很似是只有一副骨架。见他要往市街方向走去,萧景琰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打扰了,我是本镇捕快萧景琰,听闻今日有人乔迁至此,特来拜访。”
“原来是萧捕快。”对方轻轻作了一揖,“在下梅长苏,若不嫌弃唤我苏先生便可。”
萧景琰回礼,道:“苏先生可是这家的账房先生?”
梅长苏微微一愣,答到:“正是,只是一掌管账本的,不足为道。”
萧景琰点了点头:“那请问老爷今日在府吗?”
“老爷今日有事出门。”
“如此便叨扰了,萧某改日再来拜访。”作揖离开。
梅长苏微颔不语,目视着萧景琰骑马离开了。
“少爷您怎么就这么出来了,要巡视民情也要等整顿好啊,不是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您身体不好万一染了风寒就不好了,好歹带个披风在出门。还有您刚才说什么?账房?您不是当今宰相之子吗,怎么变管账房的啦?”
梅长苏捂住了他的嘴:“黎纲你给我闭嘴,就你话多。”
 

2017-12-13
 
评论(15)
热度(157)
© 一点也不懒 | Powered by LOFTER